置頂資訊

*2016年8月15日更新

網站入口 (3選1)

Ability (無廣告,穩定度不明)

UEUO (含廣告,穩定度不明)

WIKI版 (GOOGLE內建)

舊BLOG放置區(只供瀏覽)

LOFTER(間中才掃塵)

LOGO圖:

請多多支持IC論壇:

Sorry, this blog contains Traditional Chinese!

注意:本網誌內文使用的表情圖片均來自洋蔥酷樂部喔!

BLOG主CP喜好

*UL轉型成休閒玩家ING*
<本命cp>
薔薇百合:犬眼鏡、貝傑貝、奇利、王子姬、雪多雪、米菇、鋼彈組、康庫、希拉莉X諾伊、出迪、勞瑟
BG向:閃喵、薩蕾薩、沃肯米亞、修帕、帝國夫婦、少爺魔女、凱碧、泰C、里露、教主修女、林奈娜汀

<也會吃的cp>
薔薇百合:犬閃犬、犬貝犬、利貝利(偏好利貝)、閃伯閃、梅倫布勞、店長布勞、梅店(勉強吃,喜歡店長受)、偵探博士、偵探布勞、帕茉史普、貓CC貓、柯沃、梅莉露露、林奈泰瑞
BG向:王子喵、王子貝姐、伯恩瑪格
其他:鳥波伯恩(!?)、希爾夫*史普、伯恩妖妃(!?)

<喜歡的組合(無cp傾向)>
御三家、新手五俠(OR連隊少年組)、連隊前輩/教官組、人偶家族、侍僧組(+大小姐)、火箭隊(羅瑪米)、工程師組、魯比歐那組、魔都超人組、大善鐵三角、卡爾杜斯戰隊、小家庭組合
地雷:沒特別提可逆基本都雷、阿修羅受、布朗寧受、梅倫受、康拉德受、庫碧(想想決定加這個,真的雷到受不了Orz)

*APH回萌期,天天刷LOFTER*
腐向CP:花夫婦(可接受獨=/=神)、初戀組、親子分、伊雙子(偏南北)、紅色夫婦、極東兄弟、味音痴、DOVER、北/米雙子、冷戰組、雪兔組、山菜組、花雞蛋夫婦、百合組、家暴組、小鳥組、樞/軸兄組、串刺優格、白骨組
BG向CP:中/歐夫婦、啾花組、菊梅、香梅、中立兄妹、法貞
非CP:亞細亞、數字9、連/五、北/歐、方向戰隊
雷區:獨受(性轉獨例外)、東西兄弟(戀愛向)、獨奧獨 (可能會增加)
如果不雷基本雜食XD

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

[初夏:微笑校園] 角色問卷 - 芮千荻

隔好久……本來應該昨晚就貼的,不過發生了一些事……(默)

總之,超煩惱!等待都在磨人的意志……再等不到我只好邊做PT邊等……
(PT我也不樂觀,見鬼的PT都要幾年經驗在耍我啊!?而且自己學歷高也擔心不請……又不是in見習經理……)
我好想做學校的校務員或者大學的CA,好想好想做啊~
快5月尾了……non-jupas也快過期了……QAQ

目前完全沒心情做其他事,整天都盯著電腦發呆……(當然也有找工作)
再看看怎樣吧……唉……

對了,附上段生的問卷,再次感謝親娘幫我打XD 請溫柔地點我

受訪者:芮千荻

荻 = 芮千荻軒 = 連庭軒揚 = 徐子揚浩 = 袁明浩翔 = 姜閔翔淙 = 沈淙佑 = 沈天佑龍=羅翰龍
鈴 = 作者

01 你的名字?
嗨!大家好,我叫芮千荻!

02 名字的由來?
荻:我的名字跟我溫柔可愛、善解人意、斯文有禮、活潑開朗、聰明伶俐、乖巧溫順……(下省一百字)的小蓓有關係!
鈴:呃……我來解釋一下吧……兩人都是排「千」字輩,最後一個字是植物……
軒:你每次一提小蓓,廢話總是特別多!(不悅)
荻:那是因為小蓓是我最最最最最可愛的妹妹!難道阿軒覺得她不可愛嗎?(激動)
軒:沒錯是很可愛,但你無須那麼誇張……(汗)
揚:我就說千荻戀妹!(指)
浩:不過,如果我有一個那麼可愛懂事的妹妹,我也會把她捧上天!
翔:我可以理解千荻的話!
荻:說得真對!看來只有你們感受到妹妹的魅力!
揚:千荻、閔翔,你倆都是戀妹狂……= =
淙:你們這樣說,害我超好奇千荻的妹妹是什麼樣子~
佑:妹妹啊……我只有淙這個弟弟已經夠麻煩了!

03 家族成員?
荻:老爸、老媽、姑姑……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!
淙:老爸是校長真令人羨慕啊!
佑:對,你一定有特權!例如成績方面……
軒:當然不是!千荻他公私分明!而且校長不會以權謀私!
揚:對啊!叔叔對千荻超嚴格,而且他們感情很差……

04 性別、出生年月、出身地?
當然是男的!8月15日於香港出生!

05 身體的特徵。
荻:束起的紅色長髮、皮膚黝黑、高大的身形、強壯的體魄!
揚:你忘記很重要的一點!
浩:的確……是很重要的一點!
軒:你們為什麼那麼壞?別取笑千荻的外表!
佑:外表?就很MAN啊!有什麼好笑?
淙:對啊,超MAN的說~只是臉比較兇而已!(笑)
荻:……我知道!我知道!我長得很像黑道老大!這是我的錯嗎!?(激動)
軒:唉,就叫你們別挑起他的痛處……(扶額)

06 對自己性格的描述?
荻:陽剛、勇敢果斷、充滿自信及男子氣慨、擁有領導才能!
浩:雖然都是自誇,但聽來就是比較合理!
揚:明浩!你在諷刺我嗎?(不滿)
軒:沒錯,你的確都有這些優點……只是很遲鈍、粗線條,還有面對小孩時會變笨而已。
淙:即是健氣攻嗎?還是天然攻?
荻:喂!別給我亂冠屬性!誰批准你這樣做?(不滿)

07 興趣?
荻:學習!所有運動!還有跟小孩子玩耍!
軒:哼,肌肉笨蛋。
揚:千荻有戀童癖喔!
荻:住口!別把我說成變態!
浩:我覺得……頂多是蘿莉正太控……(尷尬笑)
荻:雖然這詞不太好,但還可以接受!不過,見到那麼可愛的小孩,任誰都會軟化!
揚:不能理解……我討厭小孩子!
佑:原來子揚討厭小孩……沒關係,可以不生孩子!
揚:你……你在說什麼?我又不是女生!(氣)
佑:開玩笑而已~(笑) 不過,如果你是女生的話,我一定要你生小孩~你說我們的愛情結晶品會是什麼樣子?(撫摸肚子)
揚:我怎知道?我又不會生小孩!(又氣又羞)
淙:男男生子……雖然有些雷,但似乎也不錯!(轉身) 小浩,你覺得庭軒跟千荻的小孩會是什麼樣子?
浩:嗯……纖細美少年或者皮膚黝黑的陽光少年吧……(漫不經心搭話,猛然清醒) 不!剛才的只是玩笑!玩笑!(慌張)
軒:……浩兒,你果然被淙帶壞嗎?(陰沉)

08 資格、特技?
荻:沒教生員資格……不過我擅長游泳、跑步還有籃球!
揚:打算成為體育老師或者教練嗎?
荻:有考慮過!但我想朝教育界發展!
淙:需要那麼麻煩嗎?反正這間學校早晚都是你的……= =
佑:哼!我最看不起靠父蔭的人!(冷嘲)
荻:你們都傻的!校長又不是行世襲制度,什麼靠父蔭?
淙:是嗎?我不清楚學校的架構……
揚:我聽爹地說,校長年輕時也是這兒的學生……當年的校長跟他沒有血緣關係……
荻:當然!我的爺爺只是個普通的苦力!
佑:……慢著,子揚的爸爸認識千荻的爸爸?
揚:對啊!他們是好朋友!
浩:有這種事嗎?為什麼我不知道?
軒:我也不知道……難道你們是青梅竹馬?難怪初次見面時,你們就像熟絡的朋友……
荻:當然不是!我升上中學後才認識子揚!遇到你的時候,只是剛剛跟他成為朋友!
淙:呵呵~庭軒你吃女兒的醋嗎?
軒:別再說我們是母女!(氣)

09 出場角色中,最要好的人?
荻:基本上,認識的都很要好!
淙:沒有特別要好嗎?庭軒會吃醋喔~
軒:你給我住口!(怒)
荻:比較要好……(摸下巴) 我想想……小蓓、子揚、阿軒、閔翔、明浩、鈴、天佑、阿淙、阿逸、幼慈……
淙:根本都是你認識的人!沒有特別要好的嗎?
荻:所有人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!
淙:庭軒有沒有吃醋?
軒:別再胡說八道!(氣) 他見到任何人都稱兄道弟,早就習慣了!
淙:千荻,你聽到庭軒無言的憤怒嗎?
荻:阿淙,別再戲弄阿軒!(冷睨)
淙:丈……丈夫護妻!(興奮)
浩:小淙,即使你很興奮,也請你冷靜……你知道你現在很危險嗎?(無奈)

10 同上,最不擅長相處的人?
荻:不擅長……(沉思)
佑:竟然還要思考?阿荻沒處不來的人嗎?(驚訝)
揚:好像沒有……只要不怕千荻的長相,千荻都有辦法跟對方交朋友喔!
淙:好爸爸的魅力!
軒:你又胡說什麼?(皺眉)
荻:嗯……沒錯!就是那個囂張的三八!(憤怒)
淙:竟然是女人?千荻你果然都是GAY!
荻:住口!少給我斷章取義!(瞪)
揚:囂張的女人?少慕嗎?(歪頭)
荻:當然不是她!她是個超搞笑的人!
浩:那會是誰……接近你的女性不多……(疑惑)
軒:……莫非,你說霜兒?(汗顏)
荻:別提她的名字!聽到就火大!(咬牙切齒)
揚:千荻你說的是偶像紅星祁如霜?我想起了!你們每次見面都吵到幾乎要打架!好像前輩子是仇人!
淙:……咦?(僵硬)
軒:霜兒說話的確很不客氣……但她其實沒有惡意……(嘆息)
荻:哼!這三八知道什麼叫禮貌嗎!?她有她大哥修養的四分之一就該偷笑!
翔:千荻你說得太狠了……她只是個靠臉蛋招搖撞騙、胸無點墨、沒家教、沒修養的女孩。(微笑)
揚:我覺得閔翔你更狠。(狂汗)
佑:連阿翔都討厭的女人,我很好奇……
淙:認識她有什麼用處?根本是浪費時間!
浩:……小淙,你很反常喔。
淙:什麼--!?我哪裡反常?(聲音陡地拔尖)
浩:明明就很古怪……(懷疑的目光)

11 自己的優點?
荻:自信、勇敢果斷、充滿男子氣慨、天生的領袖……還有疼愛妹妹、喜歡小孩!
軒:最後兩個根本不算優點吧?= =
荻:為什麼不算?不是人人都疼愛自己的兄弟姊妹!也不是人人都喜歡小孩,那裡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!(指著子揚)
揚:本少爺討厭小孩是因為他們太吵!總之我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有多可愛!
浩:雖然子揚不喜歡小孩,但他似乎對學妹情有獨鐘,尤其是中一、二級……
揚:明浩!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!(著急)
佑:喔?我是否聽到很不得了的東西?(黑氣場)
荻:我也聽到很不得了的東西!原來你真的不時騷擾我的小蓓!(冒青筋)
揚:哪、哪有……我只是跟可愛的學妹交流學習心得~(諂媚笑) 千荻你不是說小蓓很可愛嗎?長大以後一定是美人!
荻:不用你說,小蓓長大後當然是美人!我不准你騷擾她!不然我就扒了你的皮!
佑:子揚啊……你那麼喜歡小女生,不如自己生一個~雖然目前未有人辦到,但說不定多滾幾次會出現奇蹟~(腹黑笑)
揚:不要!我……我不會了……(扁嘴)

12 自己的缺點?
荻:我過份熱心,甚至忘記自身的利益!個性太好,結果朋友太多!能力太強,結果招人妒忌!
軒:別拐彎稱讚自己!(白眼)
淙:大嫂的自戀源自爸爸千荻嗎?(笑)
荻:我比子揚還要小兩個月,別再說我們是父女!
揚:就是啊!本少爺明明是你們當中年紀最大,你們應該都尊重我!
軒:尊重啊……你是老人家?子揚伯伯?(奸笑)
揚:本少爺明明還很年輕!不許叫我伯伯!(氣)
佑:沒錯!子揚的身體依然很柔軟,無論是傳教士式、後背式、騎乘位都沒問題!還可以一天來幾次!他明明還很年輕!(眾人黑線)
揚:你……你你你你……你在說什麼!?(大羞) <-瀕臨瘋狂邊緣

13 喜歡的食物?
荻:肉類!我是食肉獸!
軒:因為平時汲取太多,所以才會變成肌肉笨蛋。
荻:多吃肉才有氣力!(抓起庭軒的手) 難道像你一樣,輕飄飄、軟綿綿的,手無縛雞之力?
軒:我只是沒鍛鍊!(掙脫)
浩:不過……說起腕力……軒表哥是我們那麼多人中最差的……
揚:沒錯!本少爺力氣都比他大!呵呵!
軒:我跟你們不同,我擅長的是智取,比只用蠻力更高級。
淙:智取……沒什麼力氣……庭軒你果然是受!屬於容易被推的類型!(笑)
軒:你剛才說什麼!?(怒)
揚:雖然庭軒沒什麼氣力,但他超兇~氣勢逼人!
淙:所以庭軒屬於女王受?還是強氣受?
軒:別給我胡亂分類!(怒)

14 討厭的食物?
荻:我不偏食,均衡的飲食才擁有強健的體魄!
軒:嗯,你真的很強壯。
淙:庭軒喜歡千荻的身形嗎?
軒:我沒想過要變成他那樣子,我很滿意自己現在的身形,只要健康就沒問題。
揚:是嗎?我倒很想變成千荻的身形~這樣比較有男性魅力!
佑:不可以!我只接受子揚你變胖一些,這樣抱起來更加軟綿綿!雖然現在也很好抱~(抱著)
揚:你……你別抱著我……(臉紅抗拒中)
淙:你們真閃~(樂) 不過呢……軟綿綿……(捏了捏明浩的手臂) 小浩的手臂很柔軟呢~(磨蹭)
浩:小淙你別整個人黏過來!(推開小淙) 還有,你又想笑我胖嗎?(冒青筋)
淙:哪有~你多心了~(轉頭) 閔翔你呢?我猜你一定喜歡!
翔:呵呵,為什麼呢?
淙:因為翰龍也是肌肉發達的類型!雖然比你矮~但沒關係!
翔:我好像出現幻聽……
淙:你默認了?太棒了!我之後要成立……嗯,誰攻誰受呢?不管了!就決定是互攻後援會!
荻:他們討論的內容是否開始變質?(疑感)
軒:哼,你這還看不出來嗎?一群在發瘋的白癡!(揉太陽穴)
淙:庭軒和千荻你們怎可眾人皆醉我獨醒呢?我來幫你一把!(推庭軒的腰)
軒:喂……(重心不穩,被千荻扶著)
荻:阿淙你別亂推!差點害阿軒跌倒!
淙:庭軒你臉紅!(大叫)
軒:你給我住口!我這是氣得臉紅脖子粗!(咬牙切齒)

15 喜歡的事物?
荻:第一當然是小蓓!之後就是運動、動作片!
佑:……你戀妹真的戀得很徹底!
軒:習慣就好。
淙:因為已經看透一切嗎?那個只是妹妹,自己的地位根本不會動搖!
軒:可惡!無論我說什麼你都會扭曲我的原意!你到底什麼時候才住口!?(怒)
淙:只要我還有一口氣,我就繼續宣揚開去~因為這世上有更多的BL CP等待我發掘~
軒:好,那我就送你最後一程!(目露凶光)
浩:軒、軒表哥等等!你這樣做是犯法!何必跟這種人較真呢?(尷尬笑)
淙:對啊對啊~我說的明明都是事實~
軒:可惡!即使犯法我都要令他住口!(怒)
荻:我早就說過,叫阿淙你別挑戰阿軒的容忍極限!現下你可好受了!
淙:但你們明明就很曖昧啊~我有做錯嗎?(裝可憐)
浩:軒表哥,你當小淙在唱歌不就行了嗎?反正謊言不會變成事實,對吧?對吧?(陪笑)
軒:……好!我相信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!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!
淙:耶!那我以後可以更加肆無忌憚了~
軒:你說什麼!?(怒)

16 討厭的事物?
荻:靜態活動、教壞或嚇壞小蓓的事物!
揚:但你也會看書,而且成績還不錯!
荻:如果我成績不好,我怎教導小蓓功課?這是兄長的責任!而且成績好,小蓓會為我這個哥哥感到驕傲!
佑:你還真病得不輕……果然是戀妹狂!
軒:他只是很疼愛這個妹妹而已。小蓓是個文靜的女孩子,縱使千荻不喜歡靜態活動,他也會陪她……
淙:庭軒你妒忌未來小姨嗎?
軒:幻聽!一定是幻聽!(氣)
浩:軒表哥對小蓓妹妹很好,是難得一見的溫柔!難怪她那麼喜歡你!
揚:就是啊!我跟明浩也對她很好,但她喜歡明浩更勝於我!不喜歡也算了,她還非常怕我!我到底有什麼可怕?
軒:因為你的行徑像色狼。
揚:你說什麼!?(氣)
荻:總之!徐子揚你這小子給我聽清楚!以後不准騷擾我的小蓓!
揚:是啦是啦!我去找小穎玩!
翔:你也離我的妹妹遠一些。(腹黑笑)
揚:為什麼?我又不會對你的妹妹怎樣!(不悅)
佑:子揚你不是答應我會遠離這些丫頭嗎?(黑氣場)
揚:只……只是找她們聊天而已~(尷尬笑)
佑:你想多少天沒辦法下床?(撫摸子揚的臉頰,冒青筋)
揚:……不去就不去嘛!(鼓起腮子)

17 喜歡的異性類型?
荻:身材要一流!個性……我喜歡冰山美人!
淙:冰山美人……像庭軒那種?
荻:你又亂說話!阿軒是男的!
淙:如果庭軒是女生呢?
荻:嗯……(摸下巴思考)
軒:……你竟然認真思考?(不悅)
淙:小浩,你覺得你的表姊是什麼樣子呢?
浩:嗯……班上的才女……身材纖細嬌小……傲嬌的冰山美人……(思考)
軒:浩兒!你怎會跟他們一起瘋!?(怒)
荻:……聽來蠻可愛的!
浩:原來你喜歡這類型?(驚訝)
荻:喜歡啊!可惜一切都只是幻想!
淙:有什麼關係?勇敢追愛吧!庭軒是傲嬌的冰山美人!你喜歡的類型!
軒:可惡!你們全都給我住口!(怒)

18 有戀人嗎?對方是什麼樣的人?
荻:現在沒有,但我有小蓓,沒關係!
淙:兄妹亂倫?(汗)
荻:阿淙你剛才說什麼!?(怒)
淙:誰叫你說得那麼曖昧~亂倫的話我只接受兄弟、父子、堂兄弟、表兄弟~
荻:誰跟你討論亂倫的喜好?閃邊去!

19 相信有神嗎?
荻:相信!因為小蓓也相信!
佑:你沒自己的主見嗎?(白眼)
軒:他一面對小蓓,潛在的奴性就會爆發出來。
荻:哼!阿軒你有什麼資格說我?你也是一樣!
淙:你們果然是天生一對,一個是妹控,一個是弟控~
荻:「天生一對」這四個字是多餘的!

20 現在最想要的東西?
荻:小蓓得到幸福!
揚:那你自己呢?(驚訝)
荻:我對現狀非常滿足,沒什麼想要!遇到想要的,我會設法把它弄上手!反正屬於我的,早晚都是我的!
淙:我跟千荻一樣喔!為了想要的CP,我會傾盡全力!(熱血)
其他人:你努力錯方向了!(怒)

21 你是室內派還是戶外派?
荻:明顯到極!戶外!
佑:阿荻看上去就像喜歡極限運動的人!
揚:不至於啦……不過,每年學校暑假舉辦的訓練營,他都會報名參加!
軒:不止學校舉辦的戶外活動,他還很積極參加校隊和比賽。
(鈴按:其實每年都有什麼學界錦標賽,但因為我一直沒興趣,所以不太清楚實際日期XD)
浩:可惜今年沒參加渣打馬拉松呢!
荻:沒錯!不過下年我可以參加全程馬拉松!
(鈴按:某年老師慫恿同學參加……而我班真的有同學去參加!)
翔:除了參與普通的運動及比賽外,他還很積極參加公益活動,例如青年獎勵計劃。
(鈴按:我有很多同學參加過……我好像也有,還是另一個呢?以前有個叫自我獎勵計劃,是評估自己有沒有進步……)
揚:明浩是否也參加過?
浩:對,不過我沒獎章,不像荻大哥有銅章那麼厲害……(尷尬笑)
荻:只有銅章真是遜透了!我本來以金章為目標!
淙:只有銅章不是也很厲害嗎……這個計劃要露宿呢!像我絕對不行!
軒:我也一定不行。反正,這種消耗體力的活動,正是他的強項。
佑:說起這些計劃和比賽,我以前都沒參加過……
淙:我也沒有,每年的Speech Festival跟Music Festival我都沒參加~
(鈴按:我的母校都有參加兩種比賽XD 我參加過Speech Festival,都是Poem,每次只有cert好不甘心啊~)
軒:我曾參加Music Festival跟Speech Festival,Poem跟Dialogue。
(鈴按:我忘了是否叫Dialogue,當年參加比賽時,有同學參加Group,比賽內容是背一段Scenerio,就像劇本一樣。至於Music Festival,以前學校有Choir和笛隊,所以每年都聽到……好像也有鋼琴?)
揚:我也有參加!是中文詩歌獨誦!
(鈴按:以前母校都會用assembly的時間讓參加中、英朗誦的同學上台表演……中文朗誦有詩詞、散文等,有粵語也有普通話的……想起以前學校某個普通話朗誦比賽必得獎的同學,字正腔圓,就忘了是否北京腔……如果是新移民,選普通朗誦的機會很高!)
浩:我自己也有參加,就是即席演講!
(鈴按:說起即席演講,小杏曾經在即席演講獲獎……)
佑:參加這些比賽,放學不是要練習嗎?
軒:嗯,有時會練到晚上七、八時,但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(鈴按:如果想知道更多Speech Festvial跟Music Festival的資料,請看這裡喔:[英文]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Hong_Kong_Schools_Speech_Festival 這次的碎碎唸比較多,因為有部分我曾經參加,或者是我的同學參加過XD)
荻:其實,多參加學校的活動,才稱得上是校園生活!再說,這也有助升讀大學!
浩:我只聽聞多做義工對升讀大學有幫助,結果大家都一窩蜂報名成為義工……
(鈴按:這是事實XDDD 當年同學一升上中六,就報名做義工,做學會幹事,競選學生會,一切都是為了升上大學啊XDDD)
佑:是嗎?那我豈不是很吃虧……
揚:不一定啦,成績好就行!只是有做過幹事,interview會加分而已~
淙:幸好我今年是中文學會的Chairman……
(鈴按:其實到底有沒有加分?我不太清楚~以前老師一直慫恿……)

22 如果可以變成某人一天,想變成誰?想做什麼?
荻:這個問題真多餘!我沒想過變成任何人!自己永遠是最好的!
佑:是這樣嗎?唉,你們都實在太幸福……
揚:天佑想變成其他人嗎?
佑:以前希望變成有錢人,現在不會了……因為我有了你。我不想變成其他人跟你談戀愛……你是我一個人的!
軒:……因為子揚家很有錢?
淙:你這是什麼意思?說天佑貪圖大嫂的錢?別以為自己有錢就隨便誣蔑別人!誰包養誰還不知道呢!(怒)
翔:淙,你先冷靜下來!庭哥一定不是那種意思……
浩:對啊!小淙,你先聽軒表哥說……軒表哥嘴上再壞,也不會人身攻擊跟惡意中傷別人……
淙:嘿……他平時不是都人身攻擊和惡意中傷別人嗎?大嫂就是受害人!你們每個都聽到!
揚:呃……其實……大家……只是感情好……真的,我沒有介意……(絞盡腦汁想辦法安慰)
佑:縱使阿軒以為我跟子揚談戀愛只是為了他的錢,我都會證明給全世界看,我不是!(信誓旦旦)
軒:……抱歉,我失言了。不過,在外人眼中,一個窮小子搭上富家子,很難不引起這樣的聯想……
淙:我們知道,但外人怎樣想我們管不著!然而,連你們都這樣認為,我覺得是種侮辱!
荻:真正看不起自己的人,其實是你自己!我們一直以來都沒這個意思!
軒:算了吧,是我說錯話……我絕對沒看不起你們的意思。相反,我覺得你們一直都很能幹。請你們接受我的道歉。我承認我當初有這種想法,也許是因為……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……他們的愛情……有點兒戲。
淙:大嫂為了跟天佑一起,差點跟父母鬧翻,還陪他一起吃苦,你還覺得他們兒戲?
軒:我不清楚事情的詳情,不過……他們兩個都是男的……我覺得沒可能跟異性戀一樣,愛得那麼深……
淙:大錯特錯!男跟女也不一定會認真,你聽過一夜情吧?而且很多同性戀其實比異性戀更長久~但你一定仍然感到疑惑,所以……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親身體會!千荻是你最好的選擇!
(鈴按:以上部分出自我的lecturer之口XDDD)
軒:你剛才的認真呢?往哪裡去了!?(氣)

23 請對出題的人發言。
荻:這問卷蠻有趣的!
鈴:你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!(淚目)

24 消除壓力的方法?
荻:打籃球,其他運動也可以!總之出一身汗,壓力自然就會煙消雲散!
淙:出汗而已~很容易!滾床單也可以喔~
軒:你又在亂說有的沒的!(氣)
荻:不!我從報章上看過,做愛是種很好的運動!可惜我沒有對象,哈哈哈!
佑:沒錯!所以我超愛做運動!
揚:你們是同類啦!同類!(指)
淙:千荻不是說庭軒太少做運動嗎?你就幫他一把!就做這種最好的運動!
軒:我說你愈來愈放肆!竟然妄想到這程度!?(爆怒)
淙:難道只是蓋棉被純聊天?男人都是情慾的生物啊~你都是一分子,別否認了~
軒:哼!別把我跟你們這些用下半身思考的色鬼相提並論!

25 有遺憾的事嗎?
荻:嗯……跟阿軒的答案一樣!
淙:到底是什麼事~超好奇~
鈴:那麼請期待遊戲完成的一天……
軒:是多少年以後?
鈴:總之在我有生之年內完成……希望……哈哈哈……(尷尬笑)

26 請說一則自己的出糗事?
荻:PASS!
淙:什麼?竟然有!?(興奮)
揚:嗯……有嗎?(歪頭)
軒:面對小孩時的醜態?
浩:還是臉太兇把對方嚇走?
荻:不是這些!我有那麼多嗎?(不悅) 是打架輸了!
揚:你說的是我們剛認識庭軒那次嗎?
軒:這也算糗事?(汗顏)
荻:當然算!不止跟那群混帳打輸了,事後還被老頭罵了一頓!說起那老頭,以前跟他打架都輸了!我好不甘心!
軒:對自己的父親動手,你覺得這樣做是正確嗎?(嘆息)
荻:既然他先動手,我當然要反擊!
淙:竟然跟父親打架……感情真差……
揚:對啊!差到後來離家出走……雖然只是住在宿舍啦!
佑:原來你那麼叛逆……
荻:我看上去像乖乖牌嗎?(白眼)

27 請說一則自己過去曾做的犯罪行為?
荻:犯罪?嚴重還是輕微?
淙:你好老實……(汗)
荻:人生在世怎可能未犯過錯?我是個男子漢,敢做敢認!
軒:反正不是什麼嚴重罪行。
荻:對啊!就闖紅燈、非法下載、未成年看AV、未成年喝酒、偷竊這樣,哈哈哈!
揚:你……你曾經偷竊?(驚)
荻:對啊,偷老頭的錢!不然當年我哪裡有錢租住宿舍?
軒:我以為是你的媽媽給你錢……(驚訝)
浩:我、我也以為……聽聞你跟媽媽關係很好……(驚訝)
荻:你們都傻的!老媽不會給我錢,而是直接叫我回家!

28 常常發呆到無法回神?
荻:不可能!我何時何地都精神奕奕!
揚:我好佩服他喔!即使是預備公開試,他都很少在空堂、小休或者午休時間休息……
軒:因為筋肉做的腦袋感受不到壓力嗎?
荻:我說你們身體孱弱才對!動不動就傷風、感冒,真遜!天天上課都萎靡不振,一下課就累到趴倒在桌上,體力真差!
揚:哪是~是壓力太大了!預科真的好難……我有時更會做惡夢……
軒:你跟他解釋有什麼用?反正他遲鈍的頭腦根本感受不到巨大的壓力!
荻:我說你們抗壓性低才對!說來真奇怪,永遠都是文科生的人比較不耐操,理科生下課後都很精神!
翔:我想是課堂內容性質不太一樣的關係。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度過,上課時也不是百分百都是講課。你們一直坐在座位聽老師講課,要一直保持集中力,的確比較沉悶和累人。
浩:同意!尤其是中國歷史課,我超級想睡覺!
淙:我也很討厭中國歷史……世界歷史也很討厭……總之我討厭歷史……
揚:中史啊……雖然我不喜歡背誦,但它是中文!我特別喜歡唐史跟清史,因為比較多野史!如果老師說打仗我也會留心聽!
浩:背誦的過程太痛苦了……幸好我沒選修……Orz
淙:別人說中史想考高分的話,就要把自己訓練成影印機,把內容都背了去考試……太恐怖了……我會考時已經背到想死……|||
揚:會考才那麼薄的一本!高考才恐怖!我通宵唸書不睡覺也總是背不完!而且呢,每次小測我都寫到手指快斷了……
佑:沒錯!高考果然變態!考A的都不是人類!
(鈴按:以上對話來自當年跟我同班,主修中史的同學……每次小測完都屍橫遍野Orz 不過他們寫字奇快!<-因為要寫4條essay)
荻:所以我才決定不選文科!我最討厭就是死記硬背!
揚:哼~誰叫我算術差~我就是沒有從商的天分!
軒:我也覺得中史太恐怖,所以當年F.6沒有選修……跟它相比,History容易多了!我尤其喜歡歐洲史跟第二次世界大戰。它就像一部龐大的故事,容許我們用不同角度探討歷史。
浩:AL的History比Cert難很多……題型比以前更複雜,又多陷阱,而且我英文不好!又離不開背誦!總之我討厭背誦啦!(激動)
淙:我的History還可以啦……沒中史背得那麼痛苦……

29 酒力強嗎?
荻:強!
揚:才不是呢!上次跟明浩拼酒還未分出勝負!
淙:原來小浩千杯不醉?
浩:不是……是工作關係……所以習慣……
佑:你這傢伙夜晚去做酒吧拳手嗎?
浩:那些是女人才做!
軒:浩兒你不是在咖啡廳打工嗎?怎會接觸酒?
浩:老闆是酒鬼,暑假下班後總會拉我陪他喝酒……
佑:原來你還有做援助交際?喔……中年人喜歡你這類型?
浩:可惡!你快給我住口!要我把鞋塞進你口中嗎!?(爆怒)
揚:天佑,你別一直惹明浩生氣……(哀)

30 如果字典上有自己的名字,有什麼樣的解釋?請簡述。
荻:頂天立地的男子漢!
軒:是粗線條、遲鈍的肌肉笨蛋才對。
揚:或者是孿童癖!
浩:偽.黑道老大?
荻:阿軒也算了,你們兩個別以為我氣量好就可以這樣說!(瞪)
翔:呵呵……我覺得是爽朗的大哥哥。
荻:說得真好!你果然是我的知音!
軒:哼!得意忘形!閔翔的只是客套話!
淙:我覺得是好爸爸才對!
荻:這個比較中聽!
浩:唉,荻大哥,你沒聽出小淙的真正意思……(扶額)

31 有自己覺得正確,別人卻覺得可笑的事嗎?
荻:疼愛妹妹有錯嗎!?(激動)
軒:是沒錯,你只是太過份。
揚:千荻是戀妹狂喔!
荻:住口!如果我有你這種弟弟,我一定會天天教訓你!
揚:我比你年長,你應該叫我哥哥!
荻:你比我矮那麼多,樣子又像小孩子,我叫你哥哥?你一定在開玩笑!
軒:沒錯。你倒是說說,除了年齡,你還有哪裡像哥哥?
淙:反正大嫂是你們的女兒~不可能是姐姐~
&&揚:才不是!

32 在你周圍,有最怪異的人嗎?哪裡怪異?
荻:阿淙、天佑!
揚:說得好!他們兄弟倆一樣怪!
淙:沒想到連千荻都誤會我~為了讓我們互相了解,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促膝長談!
荻:不需要!反正你只想灌輸你的歪論給我們聽!
佑:淙也算了,為什麼你認為我怪?我明明跟你們一樣正常!
荻:我一直都搞不懂,你為什麼老說噁心巴爛的話……而且是對同性說!
佑:那你就不懂了,因為這是愛!愛他,就要說出來!
揚:只是說出來還好……(嘆息)
佑:然後下一步當然是付諸實行!所以我每天都會抱子揚上床玩!
揚:後……後面那句不說也行!(又氣又羞)
荻:其實子揚你都怪……為什麼你對天佑肉麻的情話有反應?你不是本來只喜歡女的嗎?
揚:咦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(逃避問題)
佑:因為子揚他愛我!那當然有反應!
淙:真正的愛情應該超越年齡、超越身份、超越種族、超越性別!你們都應該學習喔!
浩:最後一個才是你的重點吧?(白眼)

33 請說一則到現在為止做過最得意的事跡?
荻:實在太多了,該說哪一件?(摸下巴)
佑:真囂張!
軒:反正大部分都是唬爛的。
荻:當然不是!除了帶領隊員於比賽得到冠軍外,就是令學校運作順利!我是校長的兒子,很多老師都找我幫忙!
淙:他們不是應該找校長?
荻:他?還是算吧!光是開學初的混帳改動,已經教人難以信服!他根本不是個可靠的校長!
淙:我說……這樣的人都能成為校長,不就證明學校屬於你家嗎……
佑:沒錯!學校果然是黑箱作業……
荻:我不知道!老實說,說能力跟聲望,我一定更好!
揚:是嗎?那麼你一定要努力,當上學校的校長!未來大家的後代就靠你囉~
淙:大嫂決定生小孩嗎?(笑)
揚:當然不是!我說其他人啦!

34 口頭禪?
荻:讓我想想……好像沒有。
鈴:的確沒有啦,口頭禪太麻煩了~

35 如果能得到禮物,想從誰那兒得到什麼?
荻:小蓓為我做的愛心料理!不止是料理,其他東西都可以!總之小蓓送的我也喜歡!
揚:戀妹狂!(指)
淙:是戀妹還是兄妹亂倫?我想起雷雨這部作品!(狂汗)
佑:亂倫是犯法的……
軒:你們在胡說什麼?他只是有非常嚴重的戀妹傾向,不至於想跟妹妹談戀愛!
浩:就是啊,而且小蓓妹妹已經有喜歡的人……
荻:什麼!?誰?誰搶走我的小蓓!?(瘋狂搖晃明浩)
浩:救……救命……(暈眩)
軒:千荻,你快搞出人命了!快住手!(汗)
淙:反應那麼大……就像愛人被搶走一樣……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很單純?(汗)
揚:他只是過份緊張啦!怕妹妹被人騙了!
荻:沒錯!哪位畜生欺負我心愛的妹妹!?(咬牙切齒)
揚:讓我想想……是那個平時膩在小蓓身邊那個男生?就是那個沒存在感,看起來又懦弱的男生!
荻:他?他是作者(即是蒨鈴)的弟弟,一直跟小蓓很要好!(恍然大悟) 他搶走我的小蓓嗎!?
鈴:有什麼不好~小蓓那麼乖又可愛,當我的弟婦有什麼問題?我想要可愛的弟婦~
荻:妳的弟弟太懦弱了!他能保護小蓓嗎!?
鈴:有我在,誰敢欺負小蓓?我有作者威能的加持!(拍胸口)
荻:……那倒又是。(點頭)
佑:那麼容易就被說服?
軒:因為作者在遊戲中是極惡的存在。
揚:就像RPG遊戲裡的終極變態BOSS喔!
鈴:喔呵呵呵呵……別以為我聽不到你們母女倆在說什麼!(冒青筋)

36 有偏向於搭配什麼樣的服裝嗎?
荻:方便行動、透氣舒適的衣服!
淙:即是穿很少布的衣服嗎?(笑)
荻:夏天當然穿無袖上衣!除非天氣冷,否則我在宿舍都不穿上衣!
淙:即是庭軒在宿舍很常看到你裸露的上身嗎?(微笑)
軒:看到又怎樣?而且不只我一個看到!
淙:所以說,你吃醋了?
軒:你、敢、再、說、一、次!(怒)

37 認為被治癒的瞬間?
荻:當然是小蓓用又甜又軟的聲音叫我哥哥,向我撒嬌的時候!
軒:這已經是過去式吧?
揚:沒錯!小蓓現在很常罵千荻呢!
淙:跟我的想像落差真大~我以為她是個黏人的妹妹呢~原來是潑辣型?
浩:才不是,小蓓妹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呢!
翔:呵呵,她只是嫌千荻平時太黏她而已。她是個乖巧有禮的溫柔女孩。
揚:對啊!擅長烹飪,既溫柔又可愛!將來一定是好太太!可惜她已經心有所屬,不然呢~
佑:不然怎樣?你可以乘虛而入?(黑氣場)
揚:如果彼此的年齡差距小一點,而她又外向些,我就……(漫不經心搭話) 不!我不是這個意思!我對她是兄長那種喜歡!(慌張)
佑:親愛的子揚啊,你以為我很好騙?(冒青筋) 今晚……絕、對、不、讓、你、睡、覺!我們玩到天亮!(燦爛的笑容)
揚:咦--不要!我絕對不要!
佑:你可以說不嗎?(腹黑笑)
荻:活該!竟敢對我可愛的妹妹動歪腦筋!

38 如果只剩三天的生命,想做什麼?
荻:成立一個以我命名的基金!還有把討厭的傢伙都揍一頓!(磨拳擦掌)
軒:你有錢嗎?
荻:沒有!反正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!哈哈哈!

39 在人世最重要的東西?
荻:當然是……
佑:又是你的妹妹嗎?(白眼)
荻:不是!是尊嚴!誰敢令我遭受屈辱,我絕不會放過他!(咬牙切齒)
淙:看不出你是個記仇的人!
軒:這不算記仇吧?如果有人挑戰自己的尊嚴,自然會覺得生氣,想教訓這個人。
淙:夫妻的思想果然都很像~
軒:……你現在挑戰我的尊嚴嗎!?(怒)
揚:其實很少人挑戰千荻的尊嚴啦……身份關係,大家都對他必恭必敬……
浩:荻大哥一開始對人的態度都很好,如果真的生氣……只有當對方不知好歹招惹他才會這樣……
翔:據我所知,就只有那個女明星,還有校內的邪教份子……
佑:邪教份子?那是什麼?(皺眉)
淙:該不會指某個推廣學會吧?(微笑)
浩:小淙,你多心了!那個邪教份子……其中一個是我們的同班同學……就是那個古裡古怪、說話尖酸刻薄的問題學生……
淙:他是邪教份子嗎?(驚訝)
荻:沒錯!另一個跟我們同班,平時看起來呆呆的,總在課堂上打瞌睡的那位!
佑:我看他個性還好……雖然總是聽不懂他在說什麼……
揚:是還好啦,但跟他說話好累!
荻:他沒跟那個中六生一起時還算正常,不然就四處作奸犯科!(握拳)
淙:咦--有那麼嚴重嗎?
浩:只是作奸犯科還好,我覺得他們的領袖好可怕……|||
揚:可、可以別提起那個人嗎?(打冷顫)
軒:那個女人有什麼可怕?只會瘋言瘋語!
浩:是你幸運,我倆可慘了……老是被她糾纏……|||
揚:就是啊!纏翰龍一個就夠了!
龍:胡說什麼?她不是特別喜歡你倆一起來嗎?(不悅)
鈴:你們吵什麼?她喜歡你們三個一起來,她想4P嘛~她是地球的總攻,你們三個小受就乖乖認命吧……我們會默默為你們祈禱~
三人:絕對不可以!<-又名學生會倒楣三人眾
(鈴按:某邪教領袖很愛纏他們三人……這是我跟小妍討論出來的結果,應該會帶來不少笑果XDDDD)

40 你的三種寶物?
荻:只有小蓓、小蓓,還有小蓓!
佑:病入膏肓……(白眼)
揚:反正他眼中只有小蓓一個~早就料到~
軒:對啊,以他有限的思維,都想不出其他答案。
荻:連庭軒同學,你剛才說什麼?再說一次看看?(冒青筋)
軒:沒有……我在自言自語……
鈴:其實是我沒有梗了……可以直接改題目變成一種寶物嗎……Orz|||

41 有什麼是『這個絕對不能輸』的念頭嗎?
荻:打架!
軒:你最近幾年都沒打架吧?
翔:為了妹妹,你要修心養性,不可以像以前那麼衝動。
荻:我現在已經收斂多了!但若遇上欠揍的傢伙,有時就是按捺不住……
淙:千荻以前……老是打架?(驚訝)
揚:對啊,以前臉上老是掛彩……他當年脾氣很差,加上身份關係,容易招惹學長……不過他本性很好!
佑:校長的兒子小時竟然老是打架……跟我想像中的形象不太一樣……(意外)
軒:他根本就像極了一個野孩子、問題學生。(嘆息)
荻:誰說校長兒子一定要規規矩矩、唯命是從?我這樣子才獨一無二!
軒:沒錯,你從小就一直製造獨一無二的麻煩!繼而成為學校中獨一無二,老被校長訓話的學生……其他人都沒你那麼頻繁。
荻:嘖!是那老頭煩人而已!我只是稍微教訓一下欺善怕惡的學長!
揚:其實千荻從小就充滿正義感……只是以前脾氣比較差~
軒:哼!就因為他當年不成熟的正義感,之後他總被那些學長針對!他又不想想自己當時個子多小,力氣比得過他們嗎?
荻:所以我之後就天天喝牛奶和打籃球增高,舉啞鈴練臂力!
軒:你總是這樣!唉……算了,反正你平安長大算你好運……(扶額)
淙:庭軒剛才的口吻活像擔心老公似的~
軒:我這是擔心朋友!(氣)

42 尊敬的人,憧憬的人?
荻:嗯……德蘭修女捨己為人的精神值得我們效法,孔子的有教無類都值得欣賞……
淙:為什麼又是偉人……/.\
軒:因為偉人都是值得我們尊敬跟欣賞的對象。
浩:其實他們的思想很像啦!蠻常一唱一和……
淙:是夫唱婦隨才對!
浩:對,是夫唱……(猛然清醒) 小淙你又設陷阱讓我跳!?(氣急敗壞)
淙:才不是~衝口而出的都是真心話~

43 有什麼讓你覺得活著真好的想法嗎?
荻:有個可愛的妹妹!有那麼多個性那麼棒的朋友!
揚:妹妹一定排在我們前面吧?(白眼)
浩:哈哈哈,他一直都這樣……妹妹最大!
軒:子揚你無謂在意這種小事,又沒什麼好在意。
淙:庭軒好淡定!如此處之泰然,一定是自己的地位屹立不倒!
軒:我面對你時,就總是無法保持冷靜……心中更湧起一股殺人的衝動……(咬牙切齒)
淙:這是因為我說中你的心事!你只是過份害羞啦~

44 長大想成為什麼?
荻:在學校是親切的體育老師,在家是可靠的好爸爸!
淙: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,都有一個女人支持~所以你應該找像庭軒一樣的賢妻~
軒:你再亂說一句,我就撕破你的嘴巴!(怒)
淙:這個賢妻其實不錯喔!只是有些兇~千荻你喜歡兇巴巴的妻子嗎?
荻:沒關係,馴服妻子也很有趣!
佑:沒錯!馴服的過程實在非常有趣!
淙:大嫂都需要馴服嗎?(驚訝)
佑:子揚在床上需要調教!
揚:你、你根本就是個變態!什麼調教……根本就是滿足……你的私慾……(大羞)

45 現在最煩惱的事?
荻:小蓓什麼時候,才變得像以前一樣依賴我,甜甜地向我撒嬌呢?
翔:小蓓會慢慢長大,她再也不像以前那麼黏你,你應該明白這點。
軒:沒錯,小蓓長大以後,會希望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。你不應該再獨占她。
淙:之後庭軒你就說:「以後,你的寂寞就由我來填滿」!
軒:給我滾!(目露凶光)
荻:這就是女兒長大後,父親感到失落的心情嗎……(哀)
揚:你會不會太誇張了?你是小蓓的哥哥又不是爸爸!
浩:別人說長兄如父,長姊如母!所以哥哥也有父親的心情!
揚:是這樣嗎~我是獨生子,不太懂這句話……
淙:我懂喔!天佑對我來說,就像爸爸一樣喔!
佑:哼,你有當我是你的哥哥嗎?(白眼)
淙:當然有!所以我現在努力推廣你們這對CP!
佑:我不需要推廣,只要杜絕覬覦子揚的人就足夠了!(瞄向明浩)
浩:想杜絕虎視眈眈之徒,應先秤秤自己的斤兩!綁不著愛人的心,就莫怪他跟別人跑掉!
佑:說得振振有詞……你不也想從我手上搶走子揚!?所以才老是迷惑、勾引他!
浩:說得真難聽!我這樣是救他脫離苦海!
翔:他們又開始吵了,快些往下一題……

46 如果能脫胎換骨想成為什麼?
荻:親切、友善的大哥哥!
揚:個性上是這樣沒錯啊!只是樣子不合格~
荻:……樣子不合格又如何?個性才是最重要!
軒:千荻總比你這個死小子更可靠。
淙:有什麼關係~撇開外表,你根本就是個比媽媽庭軒更和藹可親的好爸爸!
軒:你又在胡說什麼!?(怒)
荻:你說那麼多次,不膩的嗎?(沒好氣)
淙:怎可能會膩?我最喜歡就是撮合CP!
浩:是亂點鴛鴦譜才對……(嘆息)

47 你理想的死的方法?
荻:在眾多子孫的包圍下含笑離世!
淙:眾多子孫?千荻你打算生很多小孩嗎?
揚:千荻很喜歡小孩啊!他一定想生一隊足球隊!
佑:足球隊……我覺得籃球隊也不錯!
淙:這樣大嫂會很辛苦~
佑:我會用愛補償他!
揚:你們又在說什麼夢話?我是男的永遠都不會生小孩!(氣)
淙:千荻想生一隊足球隊嗎?
荻:沒固定數量!在經濟許可的情況下,愈多愈好!
淙:但庭軒身子那麼弱,懷孕可能有危險~
軒:沈、淙!你又在發什麼瘋!?(捏住小淙脖子猛搖)
浩:壞、壞掉了?軒表哥住手!你快搞出人命了!(慌張,奮力架著庭軒)
淙:咳……咳咳……我……我期待……你跟千荻「搞出人命」……
軒:可惡!他仍然死性不改!(掙扎)
浩:冷、冷靜!(汗)
揚:老是生氣,小心爆血管喔!
軒:沈淙的出現已令我短幾年命!
荻:你就當他唱歌!反正不會變成事實!
淙:還是千荻好相處!我說什麼他都不會真的生氣~

48 你的野心(願望)?
荻:做個好老師跟好爸爸!
淙:大嫂覺得千荻如何?
揚:咦?還好啊……
淙:千荻已經是個好爸爸喔!這點已經得到大嫂的確認~
荻:……你還真是不膩!(沒好氣)

49 對生出了自己的作者一句話。
荻:該說什麼……(沉思)
鈴:沒人規定要說話啊,你保持沉默也可以!
軒:快要求還我們一個清白!
荻:哈哈!你又瞎擔心什麼?(拍肩) 大家根本不會喜歡我們CP!
軒:最好是這樣……(扶額)
鈴:這首先要小軒不要太喜歡千荻才成事~
軒:妳這瘋女人又在亂說什麼!?(怒)
鈴:在說事實~

50 在最後,給讀者的一句話。
荻:大家好!我叫芮千荻,是個疼愛妹妹的好哥哥!支持微笑校園!也支持我的朋友!
佑:真沒想到,阿荻沒有只推銷自己……(意外)
軒:你以為他是什麼人?他是個為朋友著想的人。
淙:所以才令你傾心嗎?
軒:你是否想死一次?(目露凶光)
淙:庭軒就是不老實~你說對嗎,小浩?
浩:他跟子揚一樣都彆扭又口不對……(漫不經心接話,猛然醒悟) 咦?我剛才說了什麼?(汗)
淙:你道出鮮為人知的秘辛!即是我剛才說的都是事實!(興奮)
軒:當、然、不、是!一切都只是你的妄想!(怒)
揚:庭軒一向都沒幽默感,你拿他開玩笑他當然生氣!
軒:哼,說你無腦就是無腦,低級玩笑也當成幽默!我倒不見得你有多少幽默感,還不是老被氣得跳腳?
揚:每個人聽到你的話都會氣得跳腳!你應該先檢討一下自己~
佑:我也覺得阿軒你沸點太低……幾乎二十四小時都處於「憤怒」狀態……(白眼)
揚:對吧對吧?你聽聽,不止我一個人這樣講!
軒:哼!他是你的愛人,當然幫你說話!
揚:明浩不是也說庭軒過份認真嗎?
浩:呃……我覺得呢……軒表哥平時神經繃太緊了,有時要放鬆一下……(尷尬笑)
佑:哼,問非所答!(瞪)
浩:你懂什麼!?(瞪)
淙:我也不太懂小浩的話~不如千荻來說說你的意見?
荻:你忘記了?還有閔翔呢?(皺眉)
淙:反正他一定說這是庭軒的個人特色云云~說了等於沒說~
翔:呵,我這是以和為貴。大家不也是好朋友嗎?
淙:看!閔翔的答案向來也沒什麼誠意~倒不如期待千荻你的答案!
荻:我?沒關係啊!阿軒的個性一向都這樣,就保持這個樣子就好!大家也是好朋友!
淙:乍聽跟閔翔的答案很像,但其實富有深意……真正的意思是,「我就是喜歡庭軒認真的個性」!
荻:嗯……可以這樣說?如果討厭也不會成為兄弟……(摸下巴思考)
淙:你……你竟然承認了!?(極度興奮)
軒:他指的是朋友的喜歡!(咬牙切齒)
揚:我也這樣覺得……他太粗線條了……(汗)
浩:反正小淙滿意就好……我們別管了……(汗)

題目出處:
sakura + isana 櫻勇魚
http://www.shion.sakura.ne.jp/~isana/wish/
http://deardoll.hp.infoseek.co.jp/

部份翻譯有誤,部份日本限定題目有更動;感謝星月貓協力翻譯

沒有留言:

SiteTag